? 畢業生在煩惱什么-保險人招聘網
畢業生在煩惱什么
作者:保險人招聘網 日期:2018-01-23 瀏覽
王嬌(化名)是安徽一所高校的2015級碩士研究生,她將在今年7月畢業。她過去半年一直忙于寫論文,錯過了秋招,現在還沒有找到工作。“我本科和研究生讀的不是同一個專業,其實找工作有點迷茫,感覺自己哪個專業都不占優勢。”王嬌現在想等春招,但又擔心找不到合適的工作,“我知道焦慮解決不了問題,但心里也有說不出的滋味。”她說。
與王嬌的情況類似,進入2018年后,一些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們開始陷入畢業焦慮。
近日,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面向全國近百所高校的619名2018屆畢業生進行問卷調查,82.22%的受訪者表示自己感到“畢業焦慮”。
畢業作品、工作實習,畢業前陷入忙碌
令天津一所高校大四學生陳鑫(化名)焦慮的是,如何在3個月內完成兩篇畢業論文。本科期間,陳鑫主修法學,輔修歷史,大四上學期仍有10多門課。同時,他還參加了2017年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,備考花費了很多時間。眼看畢業在即,自己的畢業論文還沒有寫完,“我大四下學期還有六七門課和考試,兩篇畢業論文還沒開始寫,畢業前能完成就不容易了。”陳鑫希望畢業后能夠從事學術研究工作,“這類工作大多對學歷要求比較高,如果考研失敗,我可能會再戰。我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一直想做學術研究,男生還是要闖一闖,開拓視野。”
中國高校傳媒聯盟的調查結果顯示,48.14%的受訪者因畢業作品沒有完成感到焦慮。
劉予心(化名)是吉林一所高校的2014級本科生,平日里她總是把事情拖到截止日期前一天才完成。臨近畢業,她有一堆事情需要處理,“申請國外研究生還在進程中,畢業論文只想了思路完全沒有其他進展,想考駕照還沒有開始學……我正在實習,能擠出的時間很少。”其實,劉予心原本有保研資格,但她選擇了放棄,希望走一條“不尋常”的路。看到身邊保研的同學進入假期,自己留學的院校還沒有確定,就陷入了焦慮。“我沒辦法向同班同學傾吐我的焦慮,他們都知道我簽下了保研放棄書,認為我沒有任何焦慮,但其實現在我焦慮到想去看心理醫生。”她說。
劉予心以前是一個完全不喜歡社交網絡、不相信虛擬世界的人,因為大四過度焦慮,她特地注冊了一個微博小號,專門用于發泄自己心中的焦慮。她說:“2017年底,整個朋友圈都在刷自己的年度總結,我翻了翻我的微博小號,里面全都是自己在圖書館寫的東西,幾乎每一次都是一邊哭一邊寫。”她在微博上認識了一個女孩,劉予心把自己所有的心事都分享給這位網友,“這是我唯一可以稍微緩解焦慮的方式。”她說。
盧顯聚已經工作一年了,回憶起畢業前的日子,他說:“在那段時間,我總是夢到自己沒有拿到畢業證,沒有拿到offer,一直在面試。”盧顯聚在大三時轉專業,一學期有20多門課,幾乎沒有時間參加畢業實習,但如果想要拿到offer,多數公司都要求3個月以上的實習,那時課程和實習時間的沖突讓他焦頭爛額。“課程壓力在大四下學期得到了緩解,我就把更多精力放在投簡歷上。”他說。作為過來人,盧顯聚認為“畢業焦慮”是沒有必要的,“順其自然即可。飯要一口一口吃,事情要一件一件做,不要陷入焦慮,只有把事情做完焦慮才會消失。”他說。
讀書深造?直接工作?畢業去向不明確
中國高校傳媒聯盟的調查結果顯示,52.08%的受訪者因畢業去向沒有確定感到焦慮,糾結于讀書深造還是直接工作。
何佳佳(化名)是浙江一所高校的大四學生,2017年底,她參加了2017年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。為了這場考試,她準備了整整一年。考試結束后,她不僅沒有感到輕松,反而焦慮起來,“滿腦子都是我的分數可能是多少,每天都在預估考多少分才能達到國家線,這種焦慮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。”何佳佳表示,自己在考試中沒有發揮好,“如果真的沒考好,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畢業后該干什么。”
無獨有偶,天津一所高校化學專業大四的周子申也在等待2017年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結果。“我從大二開始想跨專業考研,緣起于跟著學長去實驗室做項目。我看到他們做實驗,覺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,同時我也覺得自己做實驗的能力不強。”他回憶,起初選擇跨考的專業有中文、傳媒和應用統計,“家人聽說我想跨專業考研時,非常反對。最后我還是決定考應用統計的研究生,家人也選擇了支持。”周子申說:“這次考研,我覺得自己發揮得還行,應該可以通過初試。”現在他基本每天待在實驗室里做畢業設計,同時還要為即將到來的復試和春招做準備。“考上就讀研,考不上就工作吧。”他還沒確定畢業的最終去向。
張潔盈是浙江一所高校金融專業的大四學生,前不久在一家企業的面試中,她被淘汰了。她原本以為是因為自己學歷較低才被淘汰,得知跟她一起面試的“海歸碩士”也被淘汰后,她有些迷惑。“我們專業本科畢業后通常只能從銷售做起,而我的目標是更高的職位,以現在的學歷確實很難拿到offer。但從參加的面試情況來看,我不確定讀書深造提升學歷之后就一定能拿到offer。”距離畢業還有不到半年時間,張潔盈還沒確定自己是否要踏入職場。
南開大學就業指導中心教師石瑤表示,90后學生在踏入社會前是“成人面孔孩子心”。“他們的成長過程相對安逸,環境簡單、社會和諧,從小衣食無憂,父母千寵百愛。缺少挫折教育,容易在面臨人生抉擇時,徘徊不定,猶豫不決。同時‘畢業就是失業’的恐慌,讓很多人不敢畢業。有的同學選擇頂住壓力面對激烈的競爭,有的則選擇繼續深造,延長備戰時間。”石瑤不反對學生繼續讀書深造,但是建議學生在繼續讀書深造的過程中,最好帶著問題去學習,好好利用時間,做好充足的準備。
即將進入職場,面臨“選擇困難癥”
陳瑞(化名)是北京一所高校的2016級碩士研究生,她將在今年7月畢業。她找工作的目標很明確,希望得到一個北京戶口,“未來留在北京發展,有戶口非常重要。如果我找不到有北京戶口的工作,就換個城市發展。”
陳瑞最近在實習,如果可以順利留下來,有機會拿到北京戶口,“同一個崗位的實習生有好幾個,還有留學歸來的,我覺得自己不占優勢。但是如果我不繼續實習,就更沒有機會了。”盡管她還在現在的單位實習,但心里很沒底,“不能‘在一棵樹上吊死’,我也在找其他工作。”陳瑞說,“馬上就要畢業了,什么都沒定下來,很急躁。”
今年7月,李芳芳(化名)將從上海一所高校畢業。2017年11月,她就確定了工作,最近專心忙于修改論文,等待畢業后入職。她表示自己已經度過了最焦慮的日子,“2017年9月我開始投簡歷,我的目標是畢業后去一家大公司,畢竟是進入職場的第一份工作,希望平臺廣、起點高。投簡歷那段日子很焦慮,生怕找不到好工作。”她說。
在李芳芳看來,找工作會焦慮是必然的,每個畢業生都能找到工作,主要看是否符合自己的預期,“沒有最好,只有更好,找工作很容易不滿足。”她表示自己屬于“廣投簡歷”的那類人,“我拿到了6個offer,選擇的時候也非常糾結,多方面對比后,才選擇了最終確定的這家單位。”
石瑤談道:“畢業焦慮是一種共性,英文也有這個詞‘Graduationanxiety’,說明這是全世界青年所遇到的問題。多數同學會感到焦慮,起因是個人選擇一條路就選擇了一個挑戰。每個人在作出人生選擇的時候都意味著肩負了承擔后果的責任,在跳出舒適區時都需要足夠的勇氣與自我認同感。有些學生由于自我認知不足,所以在作出人生選擇時徘徊不定,耗費了很多的精力。”在石瑤看來,與其糾結于選擇,不如把視角轉到如何才能解決糾結的問題、把握好自己的人生。“先到你想去的地方,然后再到你應該去的地方。”她說。
針對如何預防畢業焦慮,石瑤認為,大學期間做好職業生涯規劃十分必要。“很多學校都開設了相關課程或者工作坊、講座。同學們要學習正確的方法,然后花時間好好思考、規劃未來的職業生涯,給自己畫一份藍圖;通過專業咨詢、網絡信息查找、實踐體驗、經驗交流、職業人士訪談各種方式,找出自己對職業發展困惑的地方;注意和師長、家人、朋友的溝通,感情的依托可以讓自己更強大。”石瑤說,“在面對畢業焦慮時候,希望同學們自己找到答案。當一時解答不出的時候,請大家勇敢嘗試,只有試過了才知道。保持揚長避短、虛心學習的心態,反思并尋找更有效率的工作方式,提高自身能力,獲得個人成就感。”
奖末平分野1手